窦文涛:富豪征婚像配种

核心提示:扎克伯格结婚了,妻子是与他相恋八年的大学同学,是一个在中国人眼中极其平常的女孩。这几乎颠覆了中国人心里的婚姻价值观,一个身家过的有为青年竟然和一个如此平凡的女子如此甜蜜。...

日期: 2019-05-28 12:42

  核心提示:扎克伯格结婚了,妻子是与他相恋八年的大学同学,是一个在中国人眼中极其平常的女孩。这几乎颠覆了中国人心里的婚姻价值观,一个身家过的有为青年竟然和一个如此平凡的女子如此甜蜜。

  许子东:苹果日报的头版是童话,说她可能是香港人,可能是香港人的移民的后代。

  梁文道:她怎么会不懂英语,她是美国人,天呐,你不能夸我们中国人有一个人懂汉语。

  窦文涛:那她的第三外语跟我的第二外语是一样的,这广东话吧,她会说广东话,而且这个女的长的那就是,不知道怎么说。

  窦文涛:咱们还是看看照片最能够知道是不是这个郎才女貌,你看这个女的,要不说她给我一种很有力的感觉是吗?这夫妻俩。

  窦文涛:对,你看,其实她老公这模样长的也不像个聪明人,你知道吗?能有那么个劲,这两口子在一起,你看婚礼上,这俩多甜蜜,咱们还是应该祝福人家,当然人家也听不见,但是最近就有聊的啦,说是这个江苏徐州出人,你知道吗?尤其是出女人,女人才。说江苏徐州出来的女的,一个搞定老梅德(音),一个搞定小伯格。

  窦文涛:那个谁呀、邓文迪,邓文迪传说了祖籍也是江苏徐州,这个传统祖籍也是江苏徐州。

  梁文道:真是太无厘头了,但我觉得很有意思,因为这阵子正好又有一个新闻,你有没有注意到,就昨天出来了,什么地方是广东,好像有富豪征婚。

  许子东:中国有一个菜不是叫童子鸡,因为A chicken without ,知道没有?

  许子东:后来菜单上翻成英文嘛,所以就说A chicken without ,一个鸡没有,一个没有的鸡。

  梁文道:可是,我就觉得这个对比很强烈,很有趣,就是这一边我们的富豪是需要搞这样的一个征婚的过程,而且好像说有一些专家评委,我看到他们开会的过程,真的在看表格,有面试,好像去了一千多个女孩是吧。

  梁文道:所以就很有意思,我们在想中国的富豪是平常没有结识女孩子的能力跟机会吗?比如说像这个伯格,他就娶了,好像是大学同学吧。

  梁文道:是一个大学同学嘛,我觉得人家做富豪肯定也比现在征婚的富豪要有钱,他也用不着搞征婚,是不是中国的富豪要找婚姻对象有困难?

  许子东:反正这个婚讯传出来以后,对中国很多,因为中国,据说北京不是有这样的学校嘛,就是怎么帮你找一个好老公,这是学校都很热门的嘛,很多女的去休课。我觉得他们应该请这个facebook那个老板娘。

  梁文道:那我觉得这完全没有用,这真的是有文化差异。我们要在这里小心西方文化霸权,你要了解美国它这个国家。它当然有很多小女孩会想贴着富豪对不对,想嫁入,但也有很多情况,像他这个情况,他真的就是大学一个书呆子,一个nit,忽然之间很聪明,然后想自己搞些事,退学了,自己搞生意,啪,一下火了,发了。那整个过程里面,当然我们按照中国的智慧说,那他得变脸了吧,你看这是糟糠之妻,长得还不怎么样,他红了吧,火了吧,旁边没有漂亮小妞。不是要说他有多坚贞,这个爱情多忠臣,而是,比如说你也在美国住过,我们就很能理解这个状态。

  梁文道:你就比如像巴菲特,他那个老婆也就是几十年来就跟他从小一块大那样子,不会说是你会觉得他非得找一个女明星,一个要怎么样,你说比尔盖茨原来也是他们公司的同事。

  梁文道:我觉得会有望大解放的时候肯定,比如说他们,你看过他那个电影吗?facebook那个电影,他们刚刚上售,本来也是一堆派对什么的。

  梁文道:但是我觉得有一个很不一样的情况就是他们日常生活上,美国人比较能够做平常人。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像骆家辉,中国现在很多人说骆家辉作秀对不对,好像前阵子北京有一份报纸,你记不记得这事,说这个骆家辉你别装了,你有本事,你公布财产。其实美国官员早就给他公布财产,其实我很多在住过的朋友或者比如是一些美国朋友,他们就完全不觉得怎么能叫装,要对美国来讲一个官,他比如说他自己去买咖啡、排队,他背着一个背包。

  梁文道:因为你要帮他说好话,你该跨骆家辉,你看人家多朴实,人家多么的愿意贴近民情。在我看来,他根本连这个想法都没有,日常生活就这样嘛。

  窦文涛:这个我没在美国生活过,但是我结交了一些中国权贵,攀附富贵。他们有些人就是再回美国的时候,确实也觉得这美国人照咱们的想法有的时候就有点傻还是什么,甚至有点讨厌,你知道吗?你比如说在中国有钱的人回美国,他说有那帮人,就过去那些熟人,他很讨厌,就是说你住个好点的酒店,他就在背后说你,这个意思就是说这个人傻×,就是住这么贵。

  窦文涛:对,不划算,怎么这么傻。其实你看它,像我们认识一个老头,老头,是一个基金会的这么一个官,管理基金会的,他能从中国安徽买一个老的民宅,整体运到那个物馆,运到波士顿,这个钱那就不要说了有到多少钱,可是你知道,这对老年夫妻,那个蔻,我们就说这个蔻,说到中国的酒店喝咖啡,一杯咖啡50块钱,他们两口子不喝了,你知道?

  梁文道:他就觉得离谱,咖啡不应该卖这么贵,我遇过太多这样的美国人,包括甚至我认识过美国过去一些也是议员什么。那在我们的标准来讲,都叫达官贵人,他就是背着一个包,他就是背着一个包,骑着一个脚踏车上哪玩,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许子东:我有几千万,上亿是一回事,可是你咖啡不应该50块一杯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许子东:你用这个观念来解释他们这个婚姻也解释得通,因为他这个爱情,之前的友谊到现在的结婚,这是一回事。我们的公司赤字多少亿,这又是一回事,我们先理想着来说。

  许子东:先假定说他真跟他上司没关系,他不是一个表演的那种,我们先把这些谋论的东西先撇除掉,在美国人他的确是分开的,可是中国现在大家的共识觉得这个是应该混合在一起的。你既然当了富豪了,那你的爱情,你的价值,你的本钱什么都变了。使我想起一个什么东西,因为很多人的问题是她们对这个女的爱这个男的,她们没有问题,她们觉得这个很正常,可是她们对于一个男的28岁现在变成世界上这么最有钱的年轻人,他还跟他啪拖了8年的这个,按我们旁边人看好像其貌也不洋的那个女的结婚,这个好像回到我以前说过的一句话,爱就是旁人看着吃亏,你自己觉得占便宜,对不对,这个就是这么一回事。使我想起一个什么事,当然我这个类比是有点牵强,但是使我想,我有一次跟刘凡,刘少明,他们在讲这个《倾城之恋》,讲那个话剧《倾城之恋》的时候,下面做的很多香港的听众,大部分是女的,她们的问题都是这样。她说范柳原喜欢白流苏,不,白流苏喜欢范柳原。

  许子东:我们都明白,但是你们作为男人来给我们解释一下,范柳原为什么到最后喜欢白流苏了呢?就是提这么一个问题,就是为什么,因为这些女的她们都关心这么一个问题。我记得那个刘凡说,因为白流苏漂亮吧,但是这些都不说明问题,对不对?你说她漂亮吧,那漂亮的人多了,对不对,为什么他会喜欢她。我相信现在全世界的人关心这个新闻也是同样的一个问题,这个女的喜欢这个男的,大家理解,为什么这个男的现在还喜欢这个女的呢,尤其在中国人心里中,尤其女的心里当中会有一个。

  窦文涛:所以不要说别人,人人心里都有一只势力眼,《锵锵三人行》广告之后见。

返回顶部